历史咨询

上海一流浪汉栖身灯箱闯祸 一个烟头点燃广告牌

发布日期:2021-07-20 05:07   来源:未知   阅读:

  记者赶到现场时,火灾已被扑灭。令人意外的是,火灾的缘起竟是因为流浪汉的一个烟头,而这名流浪汉长期住在这块灯箱广告牌内。记者经过两天的调查发现,延安路高架沿线的不少广告牌成了流浪汉栖身地,有2名流浪汉还在一块广告牌里度过了整个冬天。

  “延安东路、浙江中路口附近高架下一块广告牌着火了!”前天下午1时32分,读者崔先生给晨报热线打来了电话。

  记者在延安东路、浙江中路口发现了这块起火的广告牌,火已被扑灭,这块“百诺”灯箱广告牌一角已被烧坏,一些烧焦的被褥棉絮散落在道路上。

  现场的消防人员告诉记者,火灾缘起于流浪汉的一个烟头。这块离地面约有1米多高的广告牌里,竟然长期住着几名流浪汉,正是流浪汉的一个烟头酿成了这起火灾。目前肇事的流浪汉已被警方带走。据了解,这一带的广告牌内几乎都有流浪汉栖身。

  着火的是广告牌北侧,记者察看了广告牌的南侧,底下果然搭着多块木板,成为一张悬空的“床”。而木板床一角则留有一个方形的洞口,附近的保洁工说流浪汉每天就是从这里爬进爬出的。

  探进洞口一看,广告牌内“别有洞天”: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只是第一层“床板”,在广告牌内更高的地方还搭着另一层“床板”,显然这里住着的不止一个流浪汉。借着相机闪光灯的光亮,记者发现下面一层的“床板”上除了一床大红花朵的被褥,还有一个装着塑料袋的木箱子。

  10米以外的一块“天喔”灯箱广告内,记者同样发现了两处由流浪汉搭起的“床板”。从外面看去根本想不到里面会有人居住,但一条随风飘动的脏裤子却远远就可看到。

  相关经营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流浪汉们每天早出晚归,在此栖居的“历史”至少已有一年。虽然曾多次把他们的行李用卡车拉走,但每次他们还会卷土重来,难以对付。

  一名保洁工说,这些流浪者吃饭睡觉都在广告牌里,有时会把生活垃圾扔到绿化带上,但一般也管不了他们。

  前天晚上9时,记者回访了“百诺”和“天喔”广告牌,发现前者已被撤下,而“天喔”广告牌内的一张“床铺”已被清理,废旧塑料盒、油漆桶、破棉絮、雨伞等散了一地。

  和前一个广告牌一样,“天喔”广告牌北侧也搭有两层“床铺”。记者从第一层“床板”的洞口爬进去,又爬上了第二层“铺位”。头上的“天花板”高高在上,空间很大。

  沿着延安东路高架往西走,我们试图遇上一两个归巢的流浪汉。但一些直接与地面交接的广告牌因为无隙可乘,并未被流浪者占据。在延安东路、云南中路附近,记者再次在一块离地面约有0.5米高的“皮皮狗羊绒”广告牌内发现了流浪汉的蛛丝马迹:几件被扔下的衣服,但“铺位”已经搬空,居住过的人已经离开。

  紧邻着的“梅园屯”灯箱里,记者遇到了3名流浪汉。“猫”到广告牌下,推开铁架东南角处一块25厘米见方的木板,3名流浪汉背靠立柱,面南而卧,一个流浪汉正在抽烟,烟头忽亮忽暗。看到不速之客突然从床板洞口冒出来,3个流浪汉被吓得不轻。

  当记者告诉他们是无意中发现他们的栖息地时,3人松了口气。过了一两分钟,逐渐适应昏暗的光线后,记者才看清周遭情形。抽烟男子身上盖着棉被,被面油腻不堪。另两人年纪较轻,盖一床红花棉被,被子周围扔着瓶瓶罐罐。

  没了戒心后,抽烟的男子笑着说,除了路边的交通协管员和附近的清洁工,跑狗图库资料,记者是第一个闯入的外来者。闲聊中记者得知抽烟男子今年43岁,来自安徽滁州,另两名分别为19岁和22岁,来自河北和重庆。

  “我去年7月份就搬来了,当时一个四川小伙子看我没地方住,带我来的。他们两个是后来才来的。”老安徽说。

  “一开始不认识,在火车站捡垃圾时认识的。”“夏天热,住哪儿都行,后来天越来越冷,去年9月份,我就跟着他来这里住了。”河北小伙补充道。重庆小伙子今年1月份才来到上海,是最迟一个加入进来的。

  “这个全看自己,一般早上醒了就出去捡瓶子,晚上天黑就回来。广场这里捡垃圾的人太多,火车站好些。”

  “现在天凉,每天也就五六块钱,一顿早饭和中饭一碗面条就打发了,晚上再吃两个大饼,一天也就过去了。”老安徽表示火车站附近有个小摊,面条和馄饨都只要一元钱一碗。

  “就感觉上海好,想来这里找份工作,后来不是人家不要,就是自己不想干。看着人家捡垃圾,自己也就跟着捡了。”河北小伙说道。

  “家里不知道,跟家里说是在打工。”河北小伙说。“出来这么些年,从来没给家里寄过钱。”重庆小伙说着低下了头。

  昨天中午,记者再次来到延安东路高架下。到普安路附近时又发现一个广告牌“住所”,一名27岁的男子正躲在“海狮食用油”广告牌里抽烟。记者随后又对内环线和南北高架进行了走访,未发现类似情况。

  流浪汉入住灯箱广告,最头疼的是经营广告牌的公司。广告公司相关方面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检修灯箱广告的工作人员去年就发现了这一情况。灯箱内部有不少电线,三五聚居的流浪汉常常在广告牌内吸烟,给安全带来了不小的隐患。但公司没有执法权,只能委托执法单位将流浪者的行李清理掉,一般每个被占据的广告牌内都能拉出一车杂物———被褥铺盖、锅碗瓢盆和好几层“床板”。最多的一次,从高架沿线的广告灯箱里拉出了几十卡车东西。但很快,流浪汉们又回来了。六肖王特码论坛

  对于高架道路设施的维护部门来说,流浪汉的问题同样棘手。市政工程管理处路政大队相关人士表达了他们的无奈。灯箱广告牌设在高架立柱上,维护工会定期对高架立柱的运行状态进行检查。流浪汉住在里面,一般不会直接对道路设施硬件造成太大危害,但火患是一直存在的,因为他们会在地上挖洞煮东西。一般劝他们早点走,注意防火等。如果真要把他们赶走,一是没有执法权,二是本身也不太人道。

  流浪汉栖身广告牌也损害到一部分绿化植物,绿化部门的尴尬与市政部门大同小异。昨天上午,记者再次返回现场时,发现浙江中路附近的几处广告牌内的“床铺”等已被彻底清理掉。相关经营单位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几天他们要继续清理,至于流浪者什么时候会再回来,就不是他们所能预料的了。作者:晨报热线记者李宝花实习生倪冬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