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图说历史——湖南的抗日老照片

发布日期:2021-07-07 23:57   来源:未知   阅读:

  1938年,长沙大火后一名幼童坐在沦为瓦砾的家园前,满面愁容。1938年10月,日军刚刚攻下武汉,并没有立即进攻长沙的计划,但是惊恐的政府以为日军将大举南下,遂制定了所谓的“焦土政策”,丧尽天良的要焚毁长沙城。11月13日,指挥混乱的守军惊慌焚毁市区,因传令有误,造成长沙大火,五万余房屋全毁,两万余居民被烧死,大批灾民无家可归,造就抗战中的人为惨剧。这一地的瓦砾……整个中国当时都是如此吧!

  同志(前排正中)与游击干部训练全体工作人员合影。照片中绝大部分人表情严肃,国难当头,华北、华东此时已经一片糜烂,打生打死了十年国共两党也不得不坐在一起了。南岳游击队干部训练班,简称“南岳游干班”,有人居然以为是“南岳游,干部班”,先烈如此,后人何堪啊!!这张照片是全国抗日战争前期国共合作比较融洽的例证,可惜好景不长,1939年离开“游干班”去重庆任职后,该训练机构越来越严重,最后全体员都撤出了。率中共代表团参加举办的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尽管时间不长,但在国共合作的抗日战争史上,却写下了十分重要的一页。当然,这张照片还有一个亮点——那个“大稍息”。

  长沙民众支持抗战。战争中的中国,冬天特别冷,缺衣少食的作战部队特别需要这些军事物资,但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些都是我们伟大的民众节衣缩食来的呀!抗战初期,在地处大后方的湖南,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展开和不断高涨。湖南人民抗敌后援会等百余个抗日救亡团体在全省各地纷纷建立,抗日宣传、抗日集会如火如荼,全省民众踊跃捐款捐物,筹措转运大量抗战物资,救护伤兵难民,香港黄大仙马报图支援抗日前线日,湖南人民抗敌后援会便募款68万余元、布鞋4万余双、毛巾13万条、药30余箱、棉背心3000件、布袜1万双。1938年7月7日,为纪念“七七抗战”一周年,全省共募款29775万元、寒衣360万套。此后,湖南抗敌后援一直没有停止。1940年10月20日,长沙市商会电全省各县、镇商会发起捐献“湘商号”飞机参加抗战。至1942年5月底,全省捐机款逾700万元,可购飞机50架,居全国之冠。八年抗战中,湖南平均每年供给军粮1000万担、军棉7万担、军布300余万匹。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后,一群国军护着三个个外国人(军人、政客、记者,看他们的穿着一目了然)参观中国军队打扫过的战场。这里本是一片坟地,不晓得刘母的碑还在不在?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后,长沙街头的凄惨景象。土路、破房、远处的废墟、近处不知是军人还是民众的尸体,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战争,这该死的战争。第三次长沙会战又被当时的国民政府称为“长沙大捷”,这一战成就了薛岳的美名,也给刚刚爆发“珍珠港事件”后颓废的反法西斯战局注入了一支兴奋剂,可是这次会战背后却是中国民众的默默付出,甚至是死亡的代价。

  1939年12月,第一次长沙会战,中国军队在湖南草鞋岭对日军发动攻击。残砖、碎瓦、断墙、弹坑,电影的镜头永远不会有这么真实。

  1943年11月,常德会战,中国军队以马克沁重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缺少炮火支援的我守军,机枪是极为重要的火力支撑,机枪手基本都是军官,也往往是敌人火力照顾的重点,伤亡率极高,不晓得为什么不把重机枪设置在地堡内。侧影看上去专注而又精神的机枪手,希望他和他的战友们能在那喋血的战场上幸存吧。

  1944年,湖南,中国士兵看守侵华日军俘虏。一样黄种人的面孔,却长着截然不同的心。眯着眼的鬼子指不定琢磨着什么邪恶的念头,睁眼的中国军人时刻警惕着。

  在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湖南省政府重新修缮当年在芷江受降的有关文物。1945年8月21日,中国方面曾在湘西芷江县召见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委派的副参谋长今井武夫,接洽日军投降事宜。图为建立在芷江七里桥的“受降纪念坊”。芷江七里桥为当年今井武夫请降的地点。